文化临平 | 乾隆南巡有遗迹

来源: 2022-11-16 10:03

作者:王庆

塘栖古镇经历几百年的风霜雨雪之后,古迹遗址依旧留存不少。除广济桥外,有省内最大石碑之一的乾隆御碑,记载了浙江黎民在大灾年月不欠分文的史事;还有塘栖乾隆行宫,显示了当年江南重镇的富庶繁华。

1668564167612.png

乾隆在《御制南巡记》中说:“予临御五十年,凡举二大事,一曰西师,二曰南巡。”他把南巡作为生平最重要事功之一。乾隆曾于乾隆十六年(1751年)、二十二年(1757年)、二十七年(1762年)、三十年(1765年)、四十五年(1780年)、四十九年(1784年)六次巡幸江南。汉六朝以前,“江南”一词泛指长江以南广大地区,《尚书·禺贡》:“荆及衡阳惟荆州。江、汉朝宗于海,九江孔殷,沱、潜既道,云土梦作义(音“义”,治理之意)”。云、梦之泽在江南。汉《乐府歌辞》有《江南》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脍炙人口。六朝以后,“江南”逐渐成为长江下游太湖流域的专称,杜甫《江南逢李龟年》中“正是江南好风景”一句不胫而走。清代前期与中期最繁华的是江宁府、苏州府、扬州府、杭州府。这里自古以来就是著名的鱼米之乡,其经济和人文在全国均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赋银、赋粮分别达到全国赋银总数的20.8%和赋粮总数的39%左右,盐课银占全国盐课银总数的68%左右,关税占全国税额总数的一半。乾隆在位期间多次下谕,蠲免江浙、安徽上千万两银。第一次南巡时,查得江苏、浙江、安徽三省交皇粮情况,苏皖两省积欠额巨,而浙未予拖欠,为表彰浙江省,特免去地丁钱粮30万两,并将“圣谕”刻于石碑,晓谕官民。

塘栖乾隆御碑原位于杭州水利通判厅(添设府)内。民国初,府址被毁,而碑尚存,崇裕丝厂首任厂长卢锦江建卢宅时,将碑砌入墙内,幸而得以保存。御碑通高5.45米,其中碑额高1米,宽1.5米,额上刻有双龙戏珠的浮雕;碑高3.35米,宽1.4米,厚0.5米;须弥座出土高1.1米,宽1.8米,厚0.8米。碑正文429字,款10字,碑文四周镌有云龙纹。

文曰:“钦奉上谕:朕巡幸江浙,问俗省方,广沛恩膏,聿昭庆典。更念东南贡赋,甲于他省,其历年积欠钱粮,虽屡准地方大吏所请,分别缓带,以纾民力,而每年新旧并征,小民终未免拮据。朕宵旰勤劳,如伤在抱。兹当翠华亲莅,倍深轸切,用普均沾之泽,以慰望幸之忱。着将乾隆元年至乾隆十三年,江苏积欠地丁二百二十八万余两,安徽积欠地丁三十万五千余两,悉行豁免,俾吏无挂误,民鲜追呼,共享升平之福。夫任土作贡,岁有常经,自应年清年款。江苏积欠乃至二百二十余万之多,催科不力,有司实不能辞其咎;而疲玩成习,岂民间风俗之浇漓,尚有未尽革欤?朕以初次南巡,故特加恩格外,嗣后该地方官务宜谆切劝谕,加意整顿。其在小民,亦当湔除旧习,勉效输将,勿谓旷典,可希冀屡邀而维正之,供任其逋负也!其浙江一省,虽额赋略小于江苏,而积年以来,并无积欠,岂犬牙交错之地,不齐乃至与欤!此具见浙省官民敬事急公之义,而江苏官民所宜怀惭而效法者也!朕甚嘉焉,着将本年应征地丁钱粮,蠲免三十万两,以示鼓励。各该督抚,其仰体朕惠爱黎元之意,严饬所属,实力奉行,使闾阎咸沾实惠。倘有不肖官吏,以还作欠,希图侵蚀,察出,即行纠参,从重治罪。并将此通行晓谕知之。钦此。乾隆十六年正月初二日。”

为保护乾隆御碑,兴建了御碑亭、御碑公园和御碑码头。这一组景观如今已成为塘栖运河和古镇的一大亮点,也是到访塘栖游客都会去寻访的地方。

与乾隆有关的尚有建于乾隆年间的行宫。

根据清代王同编纂的《唐栖志》记载,在赴杭州途中,康熙皇帝曾两次驻跸塘栖,卷二郭璞井条曰:“康熙己巳二月九日,圣祖仁皇帝南巡,驻跸镇西,命汲此井以供茶水。”康熙己巳年,即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是康熙第二次南巡,此次南巡驻跸塘栖,并饮郭璞井之水,可以猜想塘栖当时的社会影响。《唐栖志》又载:“康熙十六年四月甲申驻跸杭州,甲午登舟,泊仁和唐栖镇。是时唐栖尚无行宫。”这条史料王同引自《东华录》,然康熙十六年(1677年)未有南巡杭州之行,时间可能有误,但御舟临时泊塘栖当是没有问题的。

乾隆六次巡幸江南。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乾隆皇帝第二次南巡,曾在塘栖镇小憩。《清高宗御制诗二集》载有乾隆皇帝《至杭州行宫驻跸八韵》,诗云:“塘栖朝启跸,宝庆午维舟。策马武林入,观民文教修。湖山重到识,衣食永图求。曰庶诚堪喜,思艰转益愁。遇灾怜静待,救急悉心谋。旋转叨鸿造,欢欣迓六驺。绳先期展义,祝嘏愿添筹。即渐临明圣,几闲拟畅游。”此诗为乾隆皇帝第二次南巡杭州时所作,故有“湖山重到识”之语。首句“塘栖朝启跸,宝庆午维舟”为纪实之作,言朝发塘栖,中午即已达湖墅宝庆桥。自塘栖至湖墅为半天路程。

《唐栖志》有《行宫》一目,载:“乾隆间,翠华南幸。唐栖始建御营于西茶亭之西,计地百余亩。背河面南,皋、鹤、超山诸峰,隐隐遥峙,环如屏障。临南雕博古盘龙,清砌照墙一座。正南官门一座,内建垂化门,中为正殿,内建寝宫。有长廊画槛,叠石为山,引水为池,杂植花木。临河建龙楼,雕阑绣槛,高入云霄(俗称西洋楼)。东为青宫,周回以墙。外设营盘,泊岸龙舟凤舸。河面皆布密网。乾隆丁丑年,御制诗有‘塘栖朝启跸,宝庆午维舟’之句。”在塘栖旧有的明、清建筑中,行宫无疑是最宏伟、最考究的建筑之一。关于行宫的建造经过,《德清县续志》记云:“塘栖行宫,基长六十丈,东西余地各十丈,深六十丈,堤岸六十丈,在运河南岸,属仁和境。乾隆二十二年以前,仁和恭办。二十七年,湖州知府李堂详请归湖属经办,时议移之德清县之大麻村永福桥筑石岸矣。旋定议,仍在塘栖,其工程湖属公办。四十五年,添建砖墙板屋,遂归德清县承办,而以乌程县佐之。”塘栖镇西乾隆行宫尚有附属建筑:大营盘,在西茶亭之西;大膳房,在长街南大街南隙地。清代乾隆行宫曾列入“栖溪十景”之一的“御营春晓”,有张文恭赋《御营春晓》诗:“昔年鸾辂六回巡,曾有离宫傍水滨。殿瓦红临初日晓,树烟碧占旧时春。垂杨掠燕同青旆,斗酒听鹂坐绿茵。毕竟宸游停辇处,风光别有一回新。”塘栖行宫建成后,因乾隆皇帝南巡杭州未曾使用,至清末已废圮,仅存故址。民国初年,浙江公产整理处杭县分处招人承购。民国16年(1927年)4月26日《申报》载文,言“杭县塘栖镇旧行宫基址,官产处派员查丈已竣,不日招人承购”云云。西茶亭之西即今酒店埭一带。而今,以乾隆行宫历史为出发点,正在重建乾隆行宫历史地标、重现历史记忆,结合打造优美的园林景观,集合园林餐饮、大型会议、酒店住宿等功能,整体打造乾隆行宫大组团。

江河行地,日月经天,水乡名镇面貌日新月异,旧有的胜迹却如文化符号依旧长春,与现代建筑交织出一幅绚丽画卷。

作者介绍:王庆,1946年1月生于重庆,籍贯浙江安吉,居临平60余年。大学文化程度,副研究员。现为杭州市志鉴专家库专家、临平区史志学会顾问等。

长期从事中小学教学和学校行政管理工作。1993年起从事地方志编纂和党史研究工作,曾任中共余杭区委党史研究室、余杭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等职。2007年~2012年任《余杭通志》特约编审,负责总纂;2008年~2010任《杭州市志》(1986―2005)执行主编。2000年起,任浙江省地方志专家委员会委员,指导省内有关市、县修志编鉴工作,多次应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之邀在全国主编培养班讲学,并在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等处讲授地方志。2016年,被省地方志办公室安排为专家,参与编写或审阅《浙江通志》数部志稿。同时作为杭州城市学研究理事会余杭分会专家顾问积极参与余杭文化建设活动。

著有《行吟余杭》《韵含水石》《西溪丛语》《南湖史话》《仓前章氏家族》《超山史话》《临平史话》《余杭山水形胜》等,发表论文《续志体例和内容的考察》《科学研究党史,服务党的建设》《志书总纂的实践和思考》等50余篇。主编《余杭市志》《余杭军事志》《余杭建设志》《超山志》《瓶窑镇志》《鸬鸟镇志》《临平志》《运河街道志》《余杭农业农村志》等15部。